令和元年正仓院

自从网上流出「元年一定大手笔」就密切关注着,等正仓院官方的展品 list 放出就迫不及待地规划行程。东京+奈良双城展(且都有镇馆之宝)是新皇的诚意,日本万事通小本甚至给把门票都在网上给我定好了。但因为一些不可抗力,行程被迫缩短了,然后几乎要放弃了。但「元年一定大手笔」一直在撞击我的大脑,最后还是挤出了四天时间飞抵日本。

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展出官方名称是:「御即位纪念特别展 正仓院的世界」。而奈良国立博物馆的才是根正苗红的「御即位纪念 第 71 回正仓院展」。

东京国立博物馆本次展出正仓院宝物与法隆寺敬纳宝物共 110 件,其中包括正仓院北仓第一名品的「螺钿紫檀五弦琵琶」。要说帝都还是颇为鸡贼,你怎么能把别人的第一名品借来放在自己的展区给新皇开光呢。但话说回来,奈良肯借,那必然还是家底够厚,比如……我就随便来个金银平文琴吧。

此次逛展的参考书目是傅芸子先生的《正仓院考古记》。绝大多数展品都有介绍,重要展品有详细的解释,可边阅读边欣赏。双城展也配备了中文讲解器,500 日元的友好。以及,展馆内不可拍照。那还有什么好写的呢,我就勉强记录一些微薄的个人感受吧。

a 东京展我去得非常早,穿过上野站巨大的铁轨阵,就能望见国立博物馆的绿色圆顶。特意挑选了工作日,避开人潮,但也意外发现,排队的都是……老年人。整个参观过程中,也极少见到十分年轻的年轻人:(

b 门票实现了电子化的一大坏处是,没办法兑换实体门票作纪念。残念。好在奈良还可以兑换,而且票面是随机的,很幸运,是我最喜欢的鸟毛立女屏风。

c 东京的展馆布置显然要比奈良要讲究。其一,观众基本都是按照展品依次参观,更宽敞的展厅移动的效率和舒适度要高。其二,解说的内容更多更充分。不充分的,也可以找到休息区坐下看书。其三,对重点展品的呈现更用心。100 个人来有 100 个都是为了看「螺钿紫檀五弦琵琶」,东京做了四件事:展出真品,展出复制品(同时还录制用复制品弹奏的乐曲),展出可供拍照的复制品,播放复制品制作的视频。走出展厅,你至少了解了一件事,「螺钿紫檀五弦琵琶」为什么是第一名品。而奈良……what?

d 奈良的展品只有 41 件,但东京的 110 件里有 46 件是正仓院借的。至于还有一些法隆寺敬纳,你也可以说是奈良的:) 帝都这次比较坑的是,展出分了前后两期,有部分展品不一样。像我这样跨洋逛展的,就不得不放弃了「平螺钿背八角镜」。

c 内心最期待的是鸟毛立女屏风六扇。但没有毛了。我们都知道。只是一个念想。最大的震撼来自紫檀金钿柄香炉。什么叫金碧辉煌!我知道这个成语不太对。但我脑海里就是这样想。无法制止。

d 逛展时间都在四个小时左右。周边贩卖的水准……只能说配不上新皇。

此行四天,其实除去路上消耗的时间,可能也就两天半。逛了几家书店,看了两场展,喝了几杯咖啡。但在那个极度萎靡颓丧的 11 月,却成了一场救赎。到达东京的第一天,在三省堂看到了小野不由美的十二国记新篇发售,十八年了。我都秃了。陪伴我的还有 About Life,Lilo,Mel,以及此行最喜欢的 Rokumei。Coffee frees me!

因为行程变更,损失了一程机票和一张 Pass。只好用「住青旅」来弥补这意外蒸发的 4000 人民币。挑选了我之前收藏 Grids 和 Piece。更喜欢 Piece 周边的氛围,毕竟我就是八条口之王 lol.

一路波折,一路欢欣。

一本科技杂志的 25 年,它背后的一个时代和一群人

(注:原文为任职极客公园EIC时,参加《连线》杂志25周年大会的一篇文章。链接在此。图片未做完整搬运。)

《连线》二十五周年活动(WIRED25)在最后一天的峰会上迎来了一位神秘嘉宾。早上的议程按计划结束后,资深记者 Steven Levy 上台,用他缓慢低沉的标志性语调念出了 Jeff Bezos 的名字。全场震动,然后是持续的欢呼和掌声。

「这确实是一个惊喜。」杂志的创始设计总监 John Plunkett 在 after party 举着酒杯笑着说。「他(Bezos)能来,让我回想起《连线》最初影响过的那些人,他们今天都来了。你知道吗,他当时来我们在旧金山的办公室,当时他正准备动身去西雅图。他问我们,是卖书好还是卖尿布好。我们说,书。」

之后的故事我们都知道了。

Bezos 并不是连线二十五周年舞台上唯一的「大人物」,Jony Ive、Sundar Pichai、Satya Nadella、Jack Dorsey,硅谷(当然还有西雅图)的头部玩家和掌舵者,Instagram、Pinterest、Airbnb、Slack 这样的新贵和号角手,站在技术最前沿的观察家和思考者,还有艺术家和社会活动家,在杂志的四天庆祝活动中,他们以不同形式登场,讲述自己和《连线》的渊源,分享关于下一个二十五年的愿景。

「在杂志创办之初我没想过这些,我们只想关注那些正在创造和使用互联网技术的人。那是新的时代,而我们用乐观主义拥抱变化。」

说话的人是路易斯·罗塞托(Louis Rossetto)。目睹台上台下人来人往的一切,他语气平常。1993 年,他感受到了技术跳动的脉搏,和 Jane Metcalfe 一起联合创办了这本杂志,办公室设在旧金山第二街一栋破旧的大楼里。创始执行主编凯文·凯利(Kevin Kelly)是个老嬉皮士,也是那一代技术乌托邦主义者的代表。他们期望通过自由的媒介表达来反抗政府和传统企业的僵化,重新定义未来的商业,政治,文化,更重要的是,记录这群随着技术浪潮而崛起的人,推动他们即将创造的时代。

这一波浪潮中有预言家和观察家,比如尼葛洛庞蒂。在《连线》创立之初,罗塞托要求这位 MIT 媒体实验室创始人给杂志免费写一年专栏,才能用 75000 美元换得 10% 的股份。后来,这一年的专栏文章集结成册,成为了影响整整一代人的《数字化生存》(Being Digital)的雏形。

也有创新者和打破规则的人。比尔·盖茨自 1994 年先后八次登上封面(其中一次作为客座编辑对话扎克伯格)。在给庆祝活动录制的 VCR 里,他在镜头前一本一本展示了这些封面,也直言,《连线》对他太苛刻了。

在早期,《连线》批判的矛头几乎是毫不留情指向僵硬,封闭,保守的「大企业文化」,政府,企业,组织都在其中,微软自然难逃指责。虽然这样的风格大胆且独树一帜,但到底是针砭时弊还是哗众取宠,外部对杂志的评价一直两极分化,这种不确定的判断最终影响了它的命运走向。

对于核心价值的坚持,《连线》在漫长的二十五年里几乎做到了一以贯之。相对于精神上的完整笃定,公司经营一直处在风雨飘摇之中。杂志的大卖,广告的可观营收,国家杂志大奖,在最初的五年里获得的一切,都没能从根本上解决盈利模式的问题。为了缓解经济压力,罗塞托一直割让手中的股份给小投资者,这也最终导致他和 Jane 失去了对公司控制权。

1996 年两次谋求 IPO 失败,公司跌入谷底。在度过了艰难的 1998 年之后,杂志纳入到了 Condé Nast 旗下,一切终于有机会重新出发。网络泡沫归于平静,新商业生根发芽,克里斯·安德森赴任。这个可能是史上最具商业嗅觉的总编辑吹响了杂志重整旗鼓的号角。伴随着硅谷爆炸式的跃迁,《连线》作为一家生长于此,根植于此的科技媒体,奉献了近十年最精彩也最具煽动力的商业解说。「长尾」「免费」「创客」,这些安德森参与创造,推广甚至神化的 buzzwords,也在反向影响着硅谷,甚至全球的科技商业模式。

「克里斯的《连线》和我那个时候的《连线》已经很不一样了。我不完全赞同,也告诉了他。」凯文·凯利坦言。一生都在追求自由,开放,创新,创造的技术嬉皮士嗅到了异动,但也无奈时间的脚步从不停顿。

一方面,二十年前《连线》所反对的那一切,可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又回来了。曾经的硅谷之火也终于变成了臃肿不堪的大巨头。(你成为了你不想成为的样子。)而这本曾经一直占领高地「实名反对」这种权威文化的杂志发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已经和它们肩并肩站在了一起,甚至为它们唱起了赞歌。

另一方面,媒介环境已经彻底地改变了。在和 Twitter 联合创始人 Jack Dorsey 的对话中,杂志总编辑尼克·汤普森指出,无论 Twitter 是否认同,它本身已经不能用「我只是个平台」来为网站上流动的各种危险言论开脱。它随时随地在影响着上亿用户,肩负着全球信息的流转和传播。对比去年才建成付费墙,实现完整线上订阅,仍在坚持纸质印刷(仅美国境内送货)的传统媒体,汤普森表现出的不知道更多是担忧还是羡慕。

当信息已经不再依赖原子,而是通过比特来传播时,新媒体宣告了《连线》的衰落不可避免。鲸吞蚕食《连线》阵地的,不只是更多的科技媒体和科技新媒体;还有更多的平台,平台上的组织和个体,更多的信息组织方式和传播渠道,以及最终的,更高的效率。

《连线》仍然是这个时代最权威最可信赖的科技媒体。无论你在世界任何地方,连上网络,你就可以读到这本杂志。有没有纸质版,是什么模样,表达出的则更多是一种姿态。就像杂志的 25 周年纪念号,创始设计总监 John Plunkett 和 Barbara Kuhr 再次一起为我们献上了堪比创刊号的惊艳设计。《连线》保留了旧时代的体面。

但如罗塞托所说,「Change is good」。未来还有更多的技术革命在等待我们。从更长时间的维度里看,没有什么是永存的。《连线》记录了互联网蛮荒时代的开疆拓土,构筑了一代人的精神家园。失败者被人遗忘,成功者继续前行。就像纪念号封面上像密码一样的「1993-2043」,下一个二十五年,技术洪流不止。

Always get WIRED.

日本铁道大移动 004

004 中央本线・篠ノ井线 / スーパーあずさ 星级:3

松本-新宿的Super Azusa是知日推荐的Top 20中排名第一的线路,虽然综合个人经验来看,它排不到第一,但也绝对算是绝妙的山岳风景。如果说名古屋-松本抓人眼球的是红叶山群,那松本-新宿则是以雪山风景让人叹为观止。

日本阿尔卑斯山脉一直在右侧。比起红叶山群的绵延秀丽,雪山的气势更加磅礴,威严矗立。11月底的关东还未至隆冬,只有山尖被白雪覆盖。想必到了1月,这一派山雪更是挺拔肃穆。如果对日本的山川地貌更熟悉的话,能看出更多的山景和植被的变化,但我还不行:(

结合后来的一些乘车体验,如果一路以山景为主且没有其他饱和色彩的植被可以欣赏(比如红叶樱花),日出和日落是比较推荐的乘坐时间。朝阳或是夕照会给山体铺满红光,别有一种沐浴着光去“朝圣”的神秘滋味。

在火车离开富士山站后不久,转过一个不小的山弯,眼前真就浮现出富士山的图景,仿佛画中一样——深蓝色的山体,纯白的峰顶,似有袅袅白烟盘旋。然而转过另一个弯角后,富士山便也随之不见了。也许刹那才是美。

值得一提的是,Super Azusa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山谷中穿行,地势高低起伏来回变换。这列车采用了车体倾斜钟摆技术,在山岳地带中也不觉颠簸晕眩,一路平稳直行。飞驰两个钟,火车驶入东京地界之后,一切活色生香起来。

虽然对大都市不甚感冒,但一睹东京地铁繁复的路线图也不由赞叹。Troy说,东京地铁有九层,一层层下来有下十八层地狱的感觉。“到此一游”的浅草寺离住处不远,卸下了背包就一路晃了过去。这座东京市内最古老的寺庙在周围霓虹闪烁的夜色掩映下也看不出年岁,周围的店铺都已关张,留着几户卖御守的还在等客。草草看了一圈,就登上山手线,投身到银座的繁华中去。

日本铁道大移动 003

003 中央本线・篠ノ井线・信越本线/しなの 星级:3

Wide View Shinano,也就是信浓号,其实是从名古屋开至长野的观景列车(大玻璃窗,所以叫wide view)。由于时间和行程问题,只坐到了松本,基本看到了这一程的精华景色。前半程是以覆盖着红叶的山脉为伴,绵延柔和;到木曾河出现后,便是河水与巨石交错,粗犷漫长。

铁道游唯一让人沮丧的是隔着玻璃很难拍出窗外的景色。 光线、位置,还有神出鬼没的电线杆,总是能毁掉镜头里的美景。所以一路上总是在安慰自己,眼睛看到的,就是最好的。但有时候眼睛也是要靠点运气。

名古屋-松本线上非常著名的巨石景区“寝觉之床”几乎只在眼前停留了5秒,而不走运的同伴Troy还在如厕。我虽然听不懂广播在说什么,但一瞬间车厢里的所有人都站起来向左看去,我也不好脱队。一片灰黑色的巨石,在山间河畔一闪而过,静谧又带着深沉的力量。快到我几乎有些怀疑自己是否真的捕捉到了。

しなの另外两个妙处是,一可以无缝连接另一条在铁道爱好者中人气极高的列车,Super Azusa;二是中转站正好就是拥有国宝四城之一的松本。

从松本站到松本城步行大约需要15分钟。虽然还没有见识过全白的姬路城,但全黑的松本城给人的观感相当微妙。黑色让整个城郭显得风姿壮阔,但就相对比较局促的规模来说,又没有那种冷峻不可亲近之感,反而不乏秀美。

很多人来到日本的第一站都是大阪城,其实大阪城的天守阁已经是近代的建筑了。它不但不是真“遗迹”,连位置也与原来的天守阁有异。日本人现在所说的国宝四城是仅存的旧物,包括日本第一个世界遗产姬路城,松本城,犬山城和彦根城。有机会,会去的吧。

日本铁道大移动 002

002 东海道新干线/ひかり 星级:2

在日本第一次体验新干线。东海道新干线隶属于JR东海,严格地讲就是新大阪到东京。承运车辆有ひかり、のぞみ和こだま,目前绝大部分都使用的是N700系,时速在250km左右。东海道新干线是日本最早的新干线线路,连接着岛国最繁华最核心的两个都市圈,东京都和京阪神,途径日本第三大城市名古屋。它是日本人的骄傲,也是JR东海的骄傲:)

这差不多称得上是个段子。去日本常手握JR全国Pass的朋友一定知道,你的Pass是坐不了最快的东海道新干线のぞみ的。但还有一个隐藏信息是,除了JR全国Pass,没有其他任何一个Pass可以坐东海道新干线。这就是JR东海的阳谋:收一条线的买路钱就可以坐吃等死。

ひかり是Pass拥有者的首选,基本只停大站,就比こだま快很多。(但こだま有EVA限定啊,等我坐了再说。)京都到名古屋只需要40分钟。在一天之内完成两个甚至三个城市的移动完全无障碍。初阶旅行者,尤其是大阪京都名古屋东京一线移动的人,离了它寸步难行。是一个功能性高于欣赏度的列车。

要说特别的风景,在三岛和新富士之间,运气好的时候可以看到富士山全景。赶在日出的时候,甚至可以看到红色的“逆富士”。在红叶季的时候,一路山丘上层次多彩的枫叶也是城市风景里不多得的。但车速快,匆匆而来而去。

日本铁道大移动 001

与日本铁道结缘是因为2012年的《知日•铁道》特辑。攥着TOP 20铁道别册,就踏上了第一次铁道之旅。四年时间,和朋友们搭火车行过的路程大概也能以绕日本岛四五六七圈来计数。Pass,X日券,数不清的车票,成为了旅行的固定收藏品。用图片和文字记录旅途细节大概是千禧年之前的规定动作。那,我还是选择创建一个更枯燥的铁道旅行美学:日本铁道线路大赏(no surprise

关于星级的说明:(参考米其林)
1星,基本交通路线
2星,舒适交通路线
3星,值得乘坐
4星,值得绕路去乘坐
5星,值得特别安排一趟旅行乘坐

Let’s get started!

001 JR 関西空港線/特急はるか 星级:1

可能是很多人在日本体验的第一趟列车。从关西机场出发,途径天王寺和新大阪,到达京都。到新大阪大约需要50分钟,到京都需要约80分钟。第一次乘坐正好赶上京都的红叶,过了乏善可陈的大阪,红叶就一簇簇在眼前炸开。日本的最神奇之处就是,那里的树到春天就开樱花到夏天就开紫藤到秋天就是红叶到冬天就是寒梅。这背后的程序员很厉害。当然,京都的程序员最厉害!没有哪个城市像京都这样,四季鲜活。

第二次乘坐的经历就没那么愉快了。前一天新千岁飞往关西的飞机因为大雪延误,错过了最后一趟回市区的火车。最后只能夜宿机场,赶第二天第一班回京都。关西机场是真正意义上的24小时机场。睡起来安全,有警察夜巡,偶尔会检查护照。舒适度也算过得去,长条沙发在出发区有几排,先到先得。最重要的是有24小时便利店和WiFi,甚至还有书店。

关西机场到大阪和京都的交通方式很多,はるか最为快捷,但如果单程购买要2850日元。可以选择购买ICOCA+HARUKA套券,4060日元。里面包括はるか的往返车票和ICOCA储值卡一张,储值卡里有1500日元,另有500日元押金可退。ICOCA可以用来刷车票、购物,便利店也可用。印象最为深刻的一次使用经验是,为了消耗掉ICOCA里剩余的钱,和Troy在京都站外的一家Family Mart扫光了货架上限定的罗勒口味Jagabee,还惊动了店长。ICOCA的日常卡面是鸭嘴兽(可爱极了),还有三种限定卡面。其中最受欢迎的应该是关西机场限定的Hello Kitty。

除了不同季节京都自动播放的花束,这一路并无其他亮点。真要看景色,一定要选择乘坐大巴。关西机场在填海而建的小岛之上,进出机场必经的跨海大桥提供了眺望海平线的最佳机会。赶上日出和日落,称得上一生难忘。

一号公路最亮的星

四人自驾确实是美国公路之旅的最佳选择。但四个人里只有一人“敢驾”就不那么“最佳”了。除了一路风光还伴随一路惊慌。比如静谧黑夜里缓速驰骋一号公路。当然,惊慌的风光也是风光。白天调头,一号公路再来一遍。

感谢旅人,你们是最亮的星。

day 1
LAX-Flyaway Bus-Stay on Main-Hollywood-Union Station-Civic Center-Philippe

day 2
Pasadena city hall-Pasadena old city-Urth Cafe-Target-Gamble House-Chapotle

day 3
Farmer’s Market-Whole Food Market-Coffee Bean Tea Leaf-Macy’s-Graffith Observatory-In-N-Out Burger

day 4
Route 1-Solvang-Roadhouse-Monterey

day 5
Big Sur-JuliaPfeiffer Burns State Park-Carmel-Casanova-17 mile-SF

day 6
Stanford. FEAR THE TREE!

(注:并不是旅途的全部,但我只记得这么多:)

如何筹划日本铁道游Q&A

Q:为什么突然想写这个Q&A?

A:周末在家整理书柜,看到《孤独星球》杂志编辑@Doozee豆子 寄来的3月刊,里面有我翻译的日本京都Mini Guide。虽然翻译本身没有费多大功夫,但说到这个Guide的内容,对我这样的人来说80%都用不上。那我到底是哪类人?我的经验有什么值得参考?那不如分享下。

Q:这个Q&A适合哪类人阅读?

A:不喜欢‘景点’,但欣赏‘风景’。沿途风景是铁道游的精髓,但也会让你错过那些‘到此一游’,如果你放弃不了,那看下去可能有点浪费时间。善于‘规划’,但不执着‘时间’。铁道游一定程度上依赖于先期对时刻表的规划,也因此受到限制,时间往往追着你走。能分秒必争,也能随遇而安。铁道游是一系列的时间组合,大多时候需要守时。但你总难控制意外,所以保护你的好心情,享受当下。最后,铁道游可深可浅,别怕会错过。你想去哪儿,它就能带你去哪儿。

Q:如何做第一步准备?

A:让自己至少拥有一个七天假期。选出几个你最想去的城市,或者最想去的区域。然后就可以打开地图查火车线路了。如果你没有明确的目的地,那么推荐三本书给你,也许你能找到你的完美路线。

1,《非去不可!JR铁道绝景之旅》,一本分析JR 173条线路的百科式书籍。每条线路的信息都非常详细,按照区域来介绍,各地美景自然浮现。具体走什么线路,还需自己计划。台湾出版,可在淘宝购买。

2,《超完美!日本铁道旅游计划》,旅行达人Milly的全日本铁道之旅记录,完全可以全部或部分照搬,是个实实在在的懒人包。吃住行都齐活。台湾出版,可在淘宝购买。

3,《知日·铁道特辑》,推荐了日本Top 20铁道美景,对于初次铁道旅行很不错,提取一些美景线路,简单规划即可成行。但因为信息过于分散,不适合区域深度游参考。而且书中还有一些明显的错误信息。

CASE:我的第一次日本游计划是全赖在京都的完全懒人游。之后朋友惦记上了北海道,想去小樽看雪景,加上在淘宝活动中意外到手了一笔不算小额的优惠券,就干脆入手了2300 RMB的JR Pass七日券。但仅仅坐一趟京都-札幌的火车也不划算,于是就开始谋划全日本铁道游。旅行路线主要参考的是《知日·铁道特辑》中的日本铁道风景Top 20。

Q:铁道游该如何规划路线?

A:可先参考2号书,懒人包最好执行,对于初次游的人实用又省事。例如,你可以直接复制北海道的行程部分。如果你有特定的目的地,先打印一张日本地图,把你想去的城市或者区域标出,对照1号书,看你可能途径哪些绝景线路。然后在yahoo.jp上把这些城市或区域间的线路对应的车号、时间、途径的地方都一一查询出来。根据绝景线路安排你的时刻表。如果你就是想先把最美的风景都收录,那可以参考我的案例。规划原则大体是:不走弯路和回头路,注意换乘的时间,以及投宿的地点。

CASE:在日本地图上标出Top 20的线路图。最远延伸至北海道,所以我们就要在京都和札幌之间找合适连接的线路。最后我们决定的路线是:京都-名古屋-松本-新宿-东京-新泻-青森-函馆-小樽-札幌-钏路-札幌-京都。这个路线覆盖的是以下几条JR美景:

1.名古屋-松本

2.松本-新宿

3.新泻-青森-函馆

4.函馆-札幌

5.札幌-钏路

Q:具体行程中的时间安排还要注意什么?

A:这90%取决于你的意愿(多棒!)。你可以预留一个小时在中转站吃个饭随意溜达一下,也可以在你喜欢的城市待个两天。如果是临时决定改变行程,需要尽早调整后面的时刻表。这个时刻表网站是你沿途的好朋友。还有10%取决于不可抗力(shit!)。JR停运是确实存在的,我的首次日本行就碰上了。不用慌,重新修改你接下来的行程。也许还有因此收获惊喜呢。比如直到目前为止在我心里排名No.1的函馆-札幌线,如果不是JR因大雪停运,就真的错过了。

Q:据说有乘车神器……

A:就是那各式各样五花八门琳琅满目的JR Pass。哪一种更适合你的旅行,完全取决于你的路线安排。如果你的路线跨度大,全国Pass可能比较合适(毕竟坐一趟新干线就要10000+日元)。如果你的活动区域集中,比如就在九州,那九州Pass可能就足够。除了距离,还要参考时间。全国Pass也分七日十四日,如果你的假期只有九天,十四日票是完全不必要的。玩转Pass也是铁路游的重要一点。一张价值28300日元的Pass,如果你拿它搭了59000日元的火车,那只能用‘花钱等于赚钱’来形容。

Q:关于‘行’之外的‘吃和住’有什么建议?

A:对吃和住没特别要求的——吃,请尝试火车便当,方便便宜新鲜又有各地特色(不保证好吃,但也绝不是中国火车上的盒饭);住,基本中型城市的火车站旁都有各种连锁酒店,价格、交通、条件来说符合一般需求。如果功课做得好,也完全可以在停靠车站找当地特色美食。再不济,711和Lawson也有大把的食物供选择。

Q:如果只是坐火车会不会感觉枯燥?

A:我不想回答“这因人而异”。如果你觉得枯燥,只有两种情况:1,你还是去你的到此一游吧。2,你的行程安排悲剧了。第一种,好走不送。第二种,多看推荐书多看地图。不过本着职业精神,还是再支几个招给担忧旅途枯燥的人。

1,和朋友一起出游。看到火车上结伴出游的日本家庭,朋友三五,绝不会无聊。

2,做功课但不过度。恨不得一天上几回厕所都安排的攻略害死人。说好就去,不用浏览相关照片1000张。

3,去尝试那些“路人推荐”的东西。这是一种猿粪。

4,给旅途找“额外”的乐子。比如在下一个目的地,有场演唱会在等你。

有这么段话:火车像是伙伴一样存在于山野和城镇,人们赋予它生命。人们期待着它带他回家,带他去陌生的地方,看陌生的人和风景。火车是一个很长很长的镜头,里面映照着人、风景、家乡和他乡。

愿你们都能找到甜头。